禄丰新闻|禄丰新闻中心|禄丰新闻热点

“饮酒以乐为主” ??漫谈《庄子》中的酒与乐

  • 时间:2020-07-09 20:01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庄子著作仅《庄子》一书, 分内篇、外篇、杂篇三部分共三十三篇。他的文章多采用寓言的形式因而随心而发, 思想畅游于天地之间,态意放纵、毫无拘束,文辞优美,写情状物,栩栩如生,理论辩述妙语连珠。数千年以来,思想家从中看到了哲理,文学家从中学到文辞的优美表现手法, 政治家从中得到齐家治国的指导思想,道家则从中看到修身养性、返朴归真, 把庄子奉为道教始祖之一。有趣的是,庄子对饮酒也有其独特的见解。

庄子与孔子不同, 孔子提倡入世、担责与功名,庄子不为名不为利,进入的是一种逍遥游的境地。《渔父》是庄子中很重要的一篇,其中有“何为真”的议论:

“忠贞以功为主,饮酒以乐为主,处丧以哀为主,事亲以适为主,功成之美,无一其迹矣。事亲以适,不论所以矣;饮酒以乐,不选其具矣;处丧以哀,无问其礼矣。礼者, 世俗之所为也;真者,所以受于天也,自然不可易也。”

其中对饮酒的描述是说,饮酒以高兴快乐为第一,饮酒目的是获得,至于用什么酒具就无所谓了。那么这种快乐的内涵是什么呢?

果有乐无有哉?吾以无为诚乐矣,又俗之所大苦也。故曰:“至乐无乐,至誉无誉。”天下是非果未可定也。虽然,无为可以定是非。至乐活身,唯无为几存。

庄子认为,世人乐于追逐富贵、名利、长寿、财富等等,但这些并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至极快乐,更不足以保全身体,而真正的至极快乐应该是顺其自然。只有做到无欲无为,才可实现“至乐无乐,至誉无誉”的境界。也就是说,如果一个人能做到不因财富、名利、长寿而高兴,也不因贫穷、失败、死亡而沮丧,能超脱这些世俗累赘,方能得到真正的精神上的自由和快乐。 曹操说: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”我们可以知道《庄子》中在此处提出“饮酒以乐为主”的说法,是说让我们可以在醉的状态下通过忘来摆脱、去除世俗的影响,回复真性,仿佛置身梦境,成为一个心无挂碍的仙人。 酒仙精神的“乐”或者说诗人们诗中提及的“酒中深味”,主要包括了以下几个方面:

忘机之乐

人们在酒醉之中,忘却了计较、巧诈之心,自甘恬淡,与世无争,他们安然处事,没有危险,没有追逐名利而带来的求之不得、得之恐失的纠结苦闷和惴惴不安。“心斋”与“坐忘”是庄子提出用来达到“忘机”的方法,但是文人士大夫是无法做到这样的修炼的,或许也不相信这样的修炼,仅仅在酒醉中接近于这种状态他们就已经觉得很快乐。

归真之乐

归真之乐即是回归真性的快乐。人与生俱来的真性是淳朴和纯真。但是在社会环境的影响下,在自身欲望和智力的驱使下,人不断获得了征服外物的力量,这种力量能够让人的身心欲望得到满足,但是也最终会将人牢牢控制,致使人获得痛苦和受到伤害。学道修道,就是要使心性和生命返到纯朴纯真的状态。这便是顺着“忘机”而来的一种状态。庄子认为摆脱了“知”、“欲”干扰,才能回到“真”的境界。在酒醉之中,人们放下掩饰,摆脱虚伪之心,将真性存于酒中,以获得逃避现实的短暂快乐。

入梦之乐

人们通过酒忘记了现实的束缚,忘礼、忘身、忘我,在酒中寻找到或者说暂时释放着自己的真性。然而这样的真性是不能随时都可以出现的,只有在梦境一样的醉酒状态下,才能达到一种轻松愉悦、逍遥无羁的心理状态。

如仙之乐 饮酒能让人进入一种醉的如梦般的状态,能够让人在酒醒之前,忘却尘世的烦恼,在醉境中飘飘然如同仙人一般飞升、腾云驾雾一般,有着一种虚幻的飘忽感。这便是在酒的作用下开辟了一个未知的领域,强化了内心情绪和主观意志,模糊并淡化了现实生活及外部世界的细节,唤醒了内心的潜意识。酒仙精神的各个方面,其最终的指向都是获得快乐,只是这种快乐不光是一种生理上的快乐,更是心理上的审美之乐,这种快乐是建立于内心世界的,其中的妙处只有身在其中方能感受,所以对此诗人常有“忘言”之感。李白说“但得酒中趣,勿为醒者传”,其实即便传与醒者,他们也无法理解与体会,因为要得到这种乐趣是建立在醉者内心的酒仙精神基础之上的,没有这个基础,醒者必然无法体会醉者之乐。来源:中国酒业协会